致敬武汉战“疫”中千千万万个平凡英雄

新华社武汉2月28日电 题:守望相助,坚忍不拔——致敬武汉战“疫”中千千万万个平凡英雄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无数个平凡的英雄挺身而出——

6个小时后,汗水浸透了衣背,陈万和、狄会兰脱下“战衣”走出方舱。“方舱室温23℃,我们穿着防护衣和隔离衣密不透气,人人都汗流浃背!”47岁的狄会兰说。

“我在方舱医院播音第一天,有位51岁的阿姨过生日,我们放了生日歌,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身体动作上看,我觉得她挺惊喜的。”华雨辰说。

千千万万个平凡的人,在非常时期挺身而出,用不平凡的付出传递希望,汇集起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磅礴力量,点亮战胜疫情的希望之光。

武汉国博方舱医院,陈万和穿戴好防护装备,背上盛装25公斤药水的喷雾器,对方舱医院49个果皮箱进行消杀;妻子狄会兰也“全副武装”,用蘸过消毒液的抹布,擦拭走道桌面、微波炉和饮水机。

“我不是医生,没有办法上前线救助病人。我特别想站出来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就报名成为志愿者。”华雨辰现在每天要工作8个小时。

“只要我们还在跑,武汉就不会停下来。”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们,成了城市运行的“摆渡人”。

“雨衣妹妹”每天送400至600份盒饭。刚开始送餐时,没有防护服,她就穿着雨衣,开着自己的车跑各家医院。

还有一群群人,来自天南海北,只是互相认识微信头像,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大家活跃在手机屏前,忙碌在物资采购、分发路上。线上线下结合,到底有多少志愿者正在参与战“疫”,至今无法统计……

因涉嫌金融犯罪,戈恩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状态。依据保释条例,戈恩先前已交出他所持有的法国、巴西和黎巴嫩护照,3本护照均由其律师团保管。在保释期间,戈恩不得离开日本、不得在未经法庭特别许可的情况下与黎巴嫩籍妻子会面或通电话,出行需有警方、检察厅、企业方面三名代表陪同。

“今年元月23日凌晨,接到赶赴武汉天河机场执行交通管制的任务,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武汉保卫战已经打响了。”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局长张晓红说。

还有媒体称,戈恩居住在黎巴嫩的妻子应该对此知情。有报道称,戈恩抵达黎巴嫩机场时,他的妻子在场等候。律师弘中称,戈恩去年12月24日在他的律所与妻子通过电话。

戈恩出逃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外界质疑,一个正在保释中的重要经济犯罪嫌疑人,三本护照又全部在律师手中,如何能接连突破监控、警察、海关等数道关口直接飞到国外?

无数个人的坚守,无数个人的担当,夯实了打赢武汉保卫战的必胜基石。

坚守,他们彰显一份担当

丰枫身上的药袋子,是病人的希望,也是一个普通网格员的一份担当。

过去一个月里,武汉市两万多名民警承担了社区封控、治安巡控、医院守控等任务。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没有人叫苦叫累,一句“抗击疫情,用我必胜!”的口号,显现他们的决心与担当。

“广大人民群众众志成城、守望相助,特别是武汉人民和湖北人民识大体顾大局、自觉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展现了坚忍不拔的顽强斗志。”

疫情来袭,他们是逆行者、坚守者、奉献者。

奉献,他们付出一份力量

表演结束后,“乐队成员”和进入时一样搬着乐器箱离开,而戈恩就藏身在其中一个早已定制好的乐器箱中一同逃出,警察并未发现异样。之后该营救小组开车前往机场。但他们没有选择人多且戒备严密的东京机场,而是抵达了大阪关西机场。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护照,借用“某个人”的假身份骗过了海关人员,上了一架私人飞机。经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转机,最终抵达黎巴嫩贝鲁特。入境时,他持法国护照与其本人的黎巴嫩身份证件“合法”入境。

无疑,戈恩的出逃让日本司法和政府机构颜面扫地。一些日本政界人士怀疑,日本政府内是否存在“隐秘人物”为其提供支持,或者外国政府是否介入其中。

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但一个个平凡的英雄坚忍不拔,为我们传递着必胜信心。

现年65岁的戈恩,是出生在巴西的黎巴嫩裔人,同时拥有法国和黎巴嫩国籍。

凭借企业经营上的成功,他成为一代传奇人物。戈恩24岁入职米其林轮胎公司,靠着多年打拼,赢得业内“成本杀手”的声誉;1996年转投雷诺汽车,将勤奋的工作氛围带进法国企业;1999年在一片质疑声中接手几近破产的日产汽车,帮助企业扭亏为盈,上演惊人逆袭。

“我叫华雨辰,我是武汉市青山区钢花小学的一名音乐教师。我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90后。”华雨辰这样介绍自己。

坚忍,他们传递一份希望

“我想问问他,‘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戈恩律师团成员之一、日本律师弘中惇一郎说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我所知道的不比媒体报道多”。戈恩出逃消息发布后,弘中被40多个记者堵在律师事务所门口。

媒体分析认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环环相扣的营救计划。其一,时间选择在圣诞和新年假期,可以令日本警察放松警惕;其二,出逃手段高明成熟,不仅化妆成乐队成员将人带出,戈恩也要假扮他人过境;其三,逃离路线精心设计,选择了相对偏远的机场。“这是一场电影里才有的逃亡”,《纽约时报》评论称。

“中学保卫科长孟成波主动要求到卡点值班;个体诊所的医生覃东升承担了对居家隔离人员进行体温监测的工作;待业青年覃柯源在社区办公室负责接电话,做记录,做台账……每天不停地电话打来,都说要做志愿者。”湖北松滋市新江口街道歇金台社区民警毛家宝翻着本子上的记录说。

还有一位姑娘,一个24岁的川妹子,医生、护士们叫她“雨衣妹妹”。

黎巴嫩媒体没有披露消息来源。各方暂时没有回应报道内容的真实性。

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少了,但有一群人的身影却时时出现。

疫情暴发后,吴辉也感到害怕,他打算不再外出送外卖,从大年三十开始休息。“可是看到前线工作的医护人员吃泡面,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他问自己。

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卡洛斯·戈恩从日本逃走了。

由于黎巴嫩和日本没有引渡条约,戈恩将不可能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审。

一支表演乐队进入这幢豪宅,这里距离法国大使馆不远。他们是戈恩请来进行新年表演的,这一切都在警察的批准和监视下进行。但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是来自一家私人安保公司的前特种部队成员,他们乔装打扮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戈恩。

眼下,在武汉的定点医院、方舱医院以及众多集中隔离点,2200余名环卫工人正在清扫保洁、消毒杀菌、转运垃圾等。

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

“全国各地送来了很多爱心物资,我们必须及时送到医护人员的手里。”淳朴的王东林没有豪言壮语。他说,看到医护人员工作生活条件有改善,他就高兴,“我想坚持到夺取疫情胜利的那一天”。

然而,成为全球汽车领域的明星后,戈恩与日本企业的矛盾开始加深。戈恩爱好摆阔,难得日本文化认同,他还曾抱怨为适应日本企业“操练30到60度鞠躬”。

吴辉决定春节继续送外卖。大年初一第一单,就送到了中南医院呼吸内科。“从那天起,我接到了形形色色的订单,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温暖感动。”吴辉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微博,网友粉丝纷纷为他点赞。

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戈恩在日本两次被捕,先后缴纳10亿日元和5亿日元保释金。戈恩迄今受到漏报巨额收入、向日产转嫁个人投资损失等多项指控。在此期间,他一直被日方羁押,所有职务被罢免。

日本法院针对戈恩金融犯罪指控的庭审将于2020年4月举行,但主角预计不会现身。东京地方检察厅已要求取消戈恩的保释,戈恩的15亿日元保证金将被没收。

在此之前,戈恩是日本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也是日本无人不晓的金融犯罪嫌疑人,但他却接连瞒过监控、警察和海关多道关卡,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家乡黎巴嫩。令人疑惑的是,日本当局、警方,即便是他的私人律师,都无法解释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而从媒体拼凑的经过看,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逃跑计划。

事件发生后,黎巴嫩政府表示对戈恩回国感到意外,事先并不知情。法国经济金融部也表示不知情,并称戈恩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陈万和、狄会兰夫妇原为汉阳环卫集团一公司环卫工,平时清扫大马路。2月9日晚,得知单位组建环卫突击队进方舱医院,夫妻俩双双请战。

两名消息人士1月1日披露,戈恩逃离日本后,曾与黎巴嫩总统奥恩见面。不过,黎总统府官员予以否认。英国媒体报道,戈恩逃离日本几天以前,黎巴嫩政府再次要求日本方面引渡戈恩。黎巴嫩政府否认关联戈恩潜逃。

无数个人的奉献,无数个人的付出,凝聚了打赢武汉保卫战的澎湃力量。

“雨衣妹妹”从事餐饮行业,看到许多医护人员吃不上热饭,2月3日,她带着厨师和食材,“逆行”十几个小时驾车从成都赶到武汉。第二天就开工做饭,免费为武汉的医护人员送餐。

在汤红秋的朋友圈里,每天深夜都能看到她们一天的“战绩”:羽绒服、口罩、消毒水、卫生巾、蔬菜、盒饭等,各种捐赠物资从接收到运输、分发,井然有序。一些不大棘手的问题,从信息发出到解决,有时只需要几分钟。

他是武汉江岸区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区网格员,为购买居民所需的药物,和同事从早上5点多就守在药房门口,12个小时后终于拿齐了近100份药。

带了些干粮,卷了床棉被,戴着口罩,翻越秦岭,甘肃农民王东林驱车千余公里赶到武汉。刚开始,他想参与雷神山医院的工程建设,但都是专业施工队,“挤”不进去。他转身来到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当起装卸工。

此外,多家媒体分析,戈恩出逃计划中有几位关键人物。有消息人士称,戈恩在贝鲁特的一名律师,可能是整个计划的统筹人,也是戈恩与黎巴嫩政府之间的中间人。自2018年在日本被捕以来,戈恩一直寻求获得黎巴嫩政府庇护。

此时此刻,湖北有17万名网格员正为隔离在家的居民买菜送药,跑前忙后。

“从开始的6个人,到现在的600人,大家虽然不认识,但是有着一个共同名字‘美德志愿者’。”美德志愿者联盟发起人汤红秋,原本是一名翻译,从武汉“封城”起,她就筹划着如何为疫情中的医护人员、患者服务。

在“主战场”医院,除了数以万计的医护人员,还有一群人在干着又脏又累又危险的活儿。

“要坚持到疫情结束,直到不需要为止。”“雨衣妹妹”说,“等疫情结束,要好好到东湖边走一走,看看武汉春暖花开。”

他们是一个个网格员、快递员、环卫工、志愿者……他们是每天在大街上擦肩而过的普通人。

可是,眼下的华雨辰不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她还是司机、测温员、搬运工、方舱播音员——她是一名志愿者。

但戈恩似乎并不打算躲起来。他周二发表声明指责日本的司法制度称:“以有罪为前提,无视基本人权。”他还表示,将在下周召开媒体会。

“咱们虽然没钱,但可以出一份劳力啊!”

而在黎巴嫩,民众将出逃的戈恩视为英雄,甚至期待他有朝一日投身政坛,帮助黎巴嫩经济实现“逆袭”,续写政治传奇。

24日,立在武汉街头,身上挂满药袋的丰枫感动了无数人。

在略显空旷的武汉街头,还有一群人穿着亮黄色的马甲值守巡逻。

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全市在社区服务的志愿者已有5万人。一个个平凡人的逆行,一个个普通人的携手,搭起了一道道阻击疫情的防线。

但离奇的事还是发生了。黎巴嫩MTV电视台及多家黎巴嫩媒体还原了戈恩出逃的经过:2019年12月底的一个夜晚,当整个日本都沉浸在庆祝新年的氛围中时,戈恩位于东京的豪宅里,却在策划着一个惊天秘密。

此时此刻,在城市急需之处、细微之处,一个又一个“华雨辰”“雨衣妹妹”,改变了平日里的身份,戴上口罩,挺身而出。虽然没有三头六臂,但她(他)极尽所能。

疫情当前,平凡如你我,能做点什么?这个问题,在志愿者们站出来的时候,就有了答案。

平日里,他们是你我的朋友、邻居、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