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向东休整不到四天再出发为可能到来的患者多做准备

管向东:休整不到四天再出发,为可能到来的患者多做准备

央视网消息:“凡为医者,侠之大者,奉命于病难之间,受任于疫虐之际。”2月2日上午,发起人之一的管向东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赶赴武汉执行紧急医学救援任务。

看到堵车心里头都是暖暖的

撤离前的半个月,管向东驻点在武汉雷神山医院。到他撤离时,雷神山医院病人的病情都相对稳定了,只有不到10个病人还处于危重状态,病人们都度过了所谓的新冠病毒感染的阶段。

4月7日,管向东结束了60多天的紧急援助工作,从武汉撤离。“去的时候我是坐高铁的,在武汉站只有我一个人下车,全部的街道没有人也没有车的,对这个疫情的前景,没有一点把握的这样一个感觉。”对比来时看到的武汉,管向东感慨颇多,“撤回来的时候,大街上已经出现了堵车情况,这个堵车在平常我们不觉得好,但那个时候心里头还是感觉暖暖的。”

在2月份的巡查中,管向东发现,此次新冠病毒感染肺炎表现出来的症状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过去类似的病毒感染肺炎,一旦出现严重低氧,病人就会发紫,新冠肺炎的病人虽然也有发紫的,但是整体上比例偏低,绝大多数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是“氧很低,人也不紫,呼吸也不急促”。这种“隐秘性的缺氧”或“不典型的缺氧”给病人的救治工作增加了一定的难度,尤其是在缺乏严格的监测条件时,医护人员就更难察觉到病人的缺氧。

后来国家专家组成员分成十二个小组,前往武汉各个定点收治医院,将重症和危重症患者逐个筛查出来,进而做到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管向东说,专家组成员前后进行了三轮巡查,尽量做到不漏一人。集中救治后成效显著,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井然有序起来。

当然也跟另一方面有关,对于传染性疾病来讲,它本身病毒性疾病有一些特点,随着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病人往下传,其实它的毒力可能在下降,这也可能是一个原因。

随着黑龙江省绥芬河市防境外疫情输入压力的增大,刚回到广东还没能和家人团聚的管向东,又受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委派,在4月11日紧急奔赴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指导当地疫情防控工作。(文/谢博韬)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谨慎地认为这是一个转变。开始时候压力非常大,现在病死人数在下降,是前一段采取一系列措施逐渐发挥效果。首先集中收治重症病人,现在地方医院有10家定点收治重症病人的医院近八千张床位,今天(25日)还有近一千张空床,已经达到“床等人”的状态。第二,从2月初,大量国家医疗队抵达武汉,使武汉的治疗水平达到国家医疗救治水平。同时,治疗路径越来越清晰,治疗规范越来越落实,总体来看,可以谨慎乐观地说,重症病人的救治通过前一段时间的努力,效果逐渐得到显现。 

“这样的病人早上还在跟你打招呼,向你敬礼,跟你竖大拇指。”管向东回忆道,“中午或者下午这个人很快就离开人世了,这是非常让人震惊的一件事情,也让人感到生命太脆弱了。”

“国家卫生健康委有个重症专家组,这个重症专家组正好有8个人。”管向东笑着说,“所以他们开玩笑说(我们是)重症八仙。”管向东2月2日抵达武汉,当晚就前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开始了救治工作,之后几天里他辗转于武汉各个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进行指导巡查,并筛查出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作为重症医学专家,管向东直言:“因为我是做ICU这一行的,我很快就明白我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是用什么灵丹妙药去医好病人,我们要(做的是)想尽办法及时地发现这些危重型的病人,帮助病人度过威胁到生命的这个阶段。”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Q:重症率是否有信心进一步下降?

在《致命预感2》游戏中,玩家们将跟随特工戴维斯和琼斯的脚步,对Le Carré的连环杀人案展开新一轮调查。通过前FBI侦探的回忆,回到Le Carré的往日,扮演特工约克揭开谜底。

Q:重症比例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从2月初开始,医疗资源从比较紧张变得逐渐充分,病人能够从社区、家庭到医院里,得到充分及时的救治。因为治疗更加及时,重症病人的比例就有所下降。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现在看来最近还是比较有信心,首先医疗资源越来越充分,集全国的医疗力量在武汉,比如说重症10%医务人员已经在湖北,整个治疗变得越来越规范。整个治疗关口往前移,普通病人得到更及时的治疗,变成重症的就变少了,重症病人呼吸治疗更及时,变成危重症的就更少了。治疗理念从单器官转成多器官,使整体治疗理念得到了更新和提高,一系列认识的进步,治疗的进步,都有可能使重症比例下降,治疗成功率有所提高。

刚开始的局面并不乐观。管向东发现,当时武汉各定点医院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过程中很忙乱,病人太多,而医护人员、医疗物资等都相对不足;重症患者和危重症患者没有区分出来集中治疗,导致初期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比较高。“一开始打乱仗。”管向东坦言,最初他的心里也没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