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员回忆浙江温岭事故现场40分钟内救13人

中新网台州6月14日电(记者 范宇斌 通讯员 郑灵芝)6月14日9时15分,浙江台州温岭市消防救援大队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内,四辆消防车(两辆水罐车、一辆消防登高车、一辆抢险救援车)缓缓驶入大院,参与救援的消防指战员们回来了。只见每个人拖着疲惫的身躯,眼中布满了血丝。

搜救犬救援 范宇斌 摄

王攀沣回忆说,13日16时50左右从队里出发,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共出动4车18人,大概17时15分,到达现场。“高速匝道路面上躺着不少伤员,120忙着把路上的人抬到救护车上。高架下面还有车子在燃烧,现场一片混乱。”同时达到现场的还有城西消防救援站,此时最先抵达现场的大溪专职队正在灭火。王攀沣立即指令将车子停在高速匝道口,然后兵分两组开展紧张的救援,在高速匝道上救援3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40分钟时间救援了13个人。此时红豹、天鹰救援队也达到现场参与救援。“很多队员徒手挖石头,手指都伤到了。”记者看到,王攀沣的手指和膝盖也都磨破了皮。

另一例死亡病例曾参与上月底到本月初在吉隆坡举行的万人宗教集会。这位现年34岁的患者是本月5日出现症状,12日确诊并于随后进入柔佛州新山一家医院治疗,他日常并无其他基础性疾病。

阿扎姆同时宣布,截至17日中午,马来西亚新增120例确诊病例,且新增病例依然大部分与万人宗教集会相关。

王攀沣说,四组消防指战员投入紧张的状态开展地毯式搜救。“救命啊,快救我!”微弱的声音从废墟里传出来,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躺在废墟中,身上全是血,王攀沣和队员们立刻徒手搬开石头和砖块,将男子从废墟里成功营救出来。

接着是进入大溪镇良山村开展救援。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和城西消防救援站兵分4组负责现场搜救人员,大溪专职消防队负责灭火。“我们出警时穿着厚重的灭火防护服,戴着空呼器,整套装备足足四五十斤重。”王攀沣回忆,指战员们还手拎四五十斤重的破拆工具进入废墟现场,装备加工具足足一百来斤,加上高温天气,救援还没开始整个人就大汗淋漓。

这已是马来西亚连续三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百例,目前累计确诊病例数达到673例,有49例已康复出院。(完)

“指战员们已经奋战了整整16个小时。”王攀沣是温岭市消防救援大队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副站长,也是本次救援工作第一批到场的首车指挥员。13日接到报警后,是他第一时间带队到达现场参与救援,也见证了第一现场的救援情况。

第一轮救援结束时大概是当日18时15分左右。“我感觉整个人虚脱了,救护车停在高速匝道口,我们把人救出来放在担架上跑着抬过去,很考验体力,好几个指战员中暑了。”王攀沣说,“报警称油罐车爆炸,我们才穿了灭火防护服,到现场发现以建筑坍塌救援人员为主,当时只想着尽快救人,就来不及换抢险救援服。”此时,该支队全勤指挥部和其他救援力量都已相继到现场,支队全勤指挥部立即对救援任务进行重新分配。间隙,指战员们才脱下厚重的防护服换上抢险救援服,每个人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后继续投入第二轮紧张的救援搜救。(完)

王攀沣带队救援的第一个人是一位大货车司机。这辆货车的车头被炸得变形,后面载的货物还在冒烟,驾驶员被卡在驾驶室动弹不得。“我们把车门打开,驾驶员是一位中年男人。”王攀沣说,这个驾驶员比较魁梧,抬他时一直喊痛,他们又增加了人员帮忙,将车门破开更大,才将伤员成功抬上救护车。

据介绍,其中一例死亡病例为沙捞越州一位60岁的男性,他日常罹患有慢性疾病,此次是在本月7日出现相关症状,并于确诊后在当地医院进行治疗,17日中午在医院去世。

倒塌的风机厂救援现场 范宇斌 摄